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标题全文检索
返回首页公司概况新闻中心工程业绩科技进步企业文化党群工作社会责任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水电七局有限公司 >> 新闻中心 >> 社会广角
累计装机量连续三年位居全球首位 光伏再现产能过剩之忧
业内建议,须通过突破光伏关键装备和技术促使产业升级
发表时间:2018-4-3   |  来源于:新华网  |  作者:秦华江  |  点击数:191 

  近日,工信部发文要求严格控制新上单纯扩大产能的光伏制造项目。《经济参考报》记者调研了解到,国内光伏又现新产能过剩之忧。中国光伏协会最新数据显示,我国在多晶硅、硅片、电池、组件领域都呈现产能过剩迹象。业内人士表示,要警惕产业过热,希望2011年左右那一轮过剩局面别再重演。与此同时,光伏发展亟待解决消纳与升级等难题,未来不宜再通过大规模补贴来发动国内光伏市场,须通过电网加速升级提高光伏发电消纳能力,并加快突破光伏关键装备和技术的步伐,促使产业升级。

  光伏高歌猛进势头依然未减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光伏产能过剩与市场消纳能力不足之间存在矛盾。国家电网有限公司的数据显示,目前“三北”(东北、华北和西北地区)部分省(区)在运风电装机已超过2020年规划目标。中国光伏协会最新数据显示,我国在多晶硅、硅片、电池、组件领域都呈现产能过剩迹象。2017年全年新增装机量约53GW,同比增长超过53.6%,累计装机量约130GW,2017年,我国光伏发电新增装机规模居可再生能源之首,达到5306万千瓦。截至2017年12月底,全国光伏发电装机量达到1.3亿千瓦。而放眼全球光伏市场,我国53.6%的增长幅度,已连续五年居世界第一,其累计装机量,也连续三年位居全球首位。

  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多晶硅产量24.2万吨,同比增长24.7%;硅片产量87GW,同比增长34.3%;电池片产量68GW,同比增长33.3%;组件产量76GW,同比增长31.7%。光伏产业链各环节生产规模全球占比均超过50%,继续保持全球首位。

  从当前看,光伏高歌猛进的势头依然未减,我国在光伏高效产品领域正掀起新一轮产能扩张。如隆基、天合在云南丽江建设年产5GW的单晶硅棒项目,通威50亿元在双流建设高效晶硅电池等。国家“领跑者”计划仍按每年8-10GW的规模对高端光伏产品予以扶持。这些都给市场消纳带来新压力。

  3月1日,工信部官网发布的《光伏制造业行业规范条件(2018年本)》要求,严格控制新上单纯扩大产能的光伏制造项目,引导光伏企业加强技术创新、提高产品质量、降低生产成本。新建和改扩建多晶硅制造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为30%,其他新建和改扩建光伏制造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为20%。

  输送和电网负荷安全难题待解

  西部电力资源富余和外送能力不足之间存在矛盾。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西北五省(区)弃光率19.81%,新疆、甘肃光伏发电运行较为困难,弃光率分别为32.23%和30.45%。国家能源局今年年初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发布,2017年弃光电量73亿千瓦时,弃光率6%,同比下降4.3个百分点。“虽然有所好转,但实现2020年弃风弃光率控制在5%以内的目标,面临极大挑战。”国家电网一位业内人士说。

  一家光伏上市公司的一位管理人士说,大型地面电站主要建在西北地区,当地消纳能力有限,且远距离输配电设施建设不够完善,导致电力供需在光照资源丰富地区内部及西北内陆和东南沿海地区间的不平衡。一家坐落在江苏太仓的某光伏上市公司基地行政经理说,电站建好未并网致积淀资金量达数十亿元。上不了网就还不了贷,银行就要收贷,他们无奈通过市场机构融资,利率达12%至15%。

  新能源发电不稳和电网负荷安全之间也存在矛盾。太阳光时有时无,新能源发电易造成电压不稳定。2017年1月至12月底,全国分布式光伏新增装机量超过19GW,同比超过360%,远超前五年分布式光伏总装机量,在新增装机量占比超过36%。分布式大量涌入,无疑给电网增加了负荷,特别是国家针对分布式可以就地消纳,可随时申请随时并网,没有一个良好的规划,蜂拥而上,无疑加大了其所在区域的负荷预测难度,改变了既有的负荷增长模式,很显然会使配电网的改造和管理变得更为复杂。

  国家电网东部某省分公司一位负责人称,尽管特高压电网建设为解决“三弃”问题提供治本之策,但清洁能源具有随机性、间歇性,对电网运行安全提出严峻挑战。高比例光伏发电介入电网后运行控制更加困难,特别是大量分布式电源项目接入配电网后,配电网由单端电源变为多段电源,受目前装备和技术水平限制,难实现实时监控和安全调度,易造成电网安全和人身安全事故。

  装备迈向高端化困难重重

  国家电网及光伏企业界人士称,光伏发展正面临消纳与升级双重难题,比如,新能源发展规模控制及煤电灵活性改造难,储能、输送及预测能力突破难、电网匹配新能源高速发展难及光伏产业本身向高端化装备突破难。

  首先,新能源发展规模控制及煤电灵活性改造难。国家电网公司相关负责人称,我国电力市场建设尚处起步阶段,“十三五”建成全国统一电力市场存很大挑战。从生产端来说,新能源发展规模控制在国家规划目标内难度大,煤电灵活性改造规模和进展难达预期,西北、华北地区推进缓慢。从消费端来说,鼓励新能源使用的绿政制度效果尚未显现。

  随着新能源大规模并网,增加了常规火电机组调峰启停次数以及调峰频度和深度。目前,单台容量60万千瓦火电机组启停一次的成本近100万元。江苏省电力有限公司调控计划处副处长汪志成说,实践中还缺乏完善的新能源调峰辅助服务补偿机制,常规火电机组缺乏调峰的意愿。

  其次,储能、输送及预测能力突破难。国网泰州供电公司副总经理姚军说,通过调研十多家市场主体的储能技术发现,由于前期投资大,商业化运行主靠峰谷价差,内部收益率低,回收周期长,运营不划算。

  汪志成说,国家电网2017年8月通过从西北转到西南,再到浙江绍兴点对点向江苏输送光电。但这条通道主供西部水电输送,丰水期基本被占满。西部对新能源发电预测能力也不足,东部常措手不及,送端和受端曲线不匹配问题严重。此外,跨省送电还挤占受端省发电空间,如果价格上没优势,很难大规模消化。

  其三、电网匹配新能源高速发展难。国网公司相关负责人称,关系电网安全和新能源消纳的一些关键电网工程,尚未明确方案,若不能在2019年建成投运,部分特高压直流工程不能满功率运行。

  国网沭阳县供电公司副总经理何新玉说,目前光伏、风电等项目数量众多,且分属不同建设业主,地方政府层面缺乏统一的整体布局规划和进度协调,有的利用光伏扶贫政策集中建设村级和户用光伏电站,建设周期短,给配套电网工程建设带来较大难度。

  其四,光伏业迈向高端化困难重重瓶颈依然存在,迈向高端化困难重重。据一位光伏界资深技术人士透露,整套太阳能电池生产线设备中,现已有80%以上的设备实现了国产化,中国太阳能光伏设备取得了飞速的发展,但同国际先进水平相比,我们国产太阳能光伏电池生产中的一些高端关键设备与国际先进水平还存在较大差距。目前一些高端及关键性装备的国产化,尚未取得实质性突破,仍依赖进口。

  高端装备进口推高成本,这样在某种程度上就会制约产业的成长。硅片加工设备中,部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高档全自动单晶炉,但因价格较高,在光伏产业的应用数量有限,获得大量应用的反而是价格低廉适用的、自动化程度较低的中低端单晶炉。组件生产设备中的层压机等,国际先进水平的高端自动化产品,有明显的技术特色,但占据市场大部分份额的也是中低端产品。

  据一位光伏企业管理人士称,我国光伏装备行业目前存在一些突出短板,缺乏自主创新能力,自主知识产权少。企业研发能力与国外比差距较大,高端装备专业技术人才缺乏,技术力量不足,因而导致前瞻性和深度不够,不具备核心竞争力。设备的设计制造脱节,大多数设备制造商只注重设备的生产制造,而忽视了与设备使用单位的交流与沟通,不能提供最适应生产需要的产品。



七局视界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解放路二段329号 邮政编码:610081
技术支持:中国水利水电第七工程局信息技术管理中心 新闻维护:中国水电七局新闻中心
推荐显示器分辨率:1440*900 IE7.0以上浏览器
版权所有©:中国水利水电第七工程局有限公司
[蜀ICP备050309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