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标题全文检索
返回首页公司概况新闻中心工程业绩科技进步企业文化党群工作社会责任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水电七局有限公司 >> 文化园地
琥珀岁月
——读《岛上故事》有感
发表时间:2018-5-30   |  来源于:本站原创  |  作者:谭幸芸  |  点击数:240 

  如果说,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孤岛,那么这座孤岛的水土一定来自于故乡的源头。虽翻过重山,掠过海洋,可终抵不过一声故乡的召唤。
  最终我生活过的岛属于我,也属于每个阅读的人
  最近偶然读到一本有趣的书——《岛上故事》,讲述了作者梅叶挺生活在位于东海之滨的浙江南田岛时的回忆。作者虽是亲身经历者,却用着冷静旁观的角度描述着岛上发生的故事,岛上有趣的人,岛上的岁月变迁。游走在虚实之间的镜头感描写,让一页页书纸变得像一张张胶片,跃然纸上。这座岛既是他的私人回忆,却又通过阅读变成了我们的共同记忆。
  地理距离愈远,心理上却近了起来
  我喜欢看游记,也喜欢看回忆。游记里满满都是新鲜和见闻,而回忆里更多的是发酵成酒的甘醇感触。作者的小岛回忆里却没有让人闻到酒香,更像一杯鲜榨果汁,清甜中而带有一丝果皮的苦涩,故事中的人有聚散离合有喜怒哀乐:牛皮顺的西瓜赌票,阿飞舅的飞鹰纹身,剃头匠耳机里的《我只在乎你》,杨三婆那本定价0.66元的家传秘籍,招魂婆的小黑屋里氤氲的香烟……
   这让我有些想念我的那个“小岛”,它已经快渐渐凝固成我的记忆中的时光琥珀了,包裹着从骨子里映射出的一副风土画卷,有那些熟人、那些场景、那些冷暖自知的故事,虽隔着遥远的距离,却用思念一秒到达,我与故乡在此刻仿佛贴的更近。这应该就是作者提到的“遥远的陌生感”,件件往事如牛反刍一样从思绪里被拖拽出来,有些抽离感又如此安然熟悉。
  在缺电视剧看的年代里,街坊们的家长里短就像每日更新的晨间剧,演出人物在变换着,可到底就是镇上的这些大众,到底也绕不开一个情字:那里有我熟悉的小卖部老板,甜甜的叫一声于大娘就多给一块奶糖吃;街角的街机游戏厅里,同班的调皮小子总是几个人围观着一台游戏机,每当有人输了其他几个就叫嚷着“菜鸡菜鸡,快下来让我帮你赢一盘”;有一两个大人口中唬人用的街头流浪汉,疯疯傻傻骂骂咧咧的游走在固定的街巷;妈妈常去的美发厅旁边就是一家出名的豆腐脑店,我总盼着妈妈烫头发的时候带上我,这样我就可以缠着妈妈要点零花,去点一份豆腐脑卡饼双拼大套餐,即便隔了十几年我仍觉得比肯德基麦当劳里的套餐让人垂涎;爸爸妈妈经常出差,路过镇上洋气的蛋糕店,我扯着姥姥衣角要吃却总被说败胃不给买的奶油三角,但在我牙疼吃不下饭的时候又火急火燎主动去给我买一块回来给我,想来也是奇妙,明明甜食坏牙,可后来我才想明白姥姥不是在安抚我的胃,而是我的心……
  每个人的故乡都是空间与时间的双重定义
  小时候眼中的故乡,被放大了很多细节,有趣而温暖。伴随着长大这件缓慢而令人期待的事。我经历了夏蝉冬雪四季更替:春天的香椿芽炒鸡蛋和遍地盛开的油菜花,夏天的红豆冰棍和聒噪的蝉鸣,秋天贴秋膘时的肥美羊肉和遮住了半张脸的高领毛衣,冬天烫的在手上翻滚的烤地瓜和总是沾湿棉鞋的冻雨。那时候住筒子楼,楼上住着一位搞文艺编修的大爷,总爱趿拉着拖鞋穿着羊毛衫拿着大铁壶去接水,有次楼里漏水,提着一大壶水的他走在水凼凼里面垫的板砖上猛地一个趔趄摔个大马趴,我正在捅蜂窝煤的妈妈旁边,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最后被妈妈拽回家。记忆里的大家总是喜欢笑啊笑,直到腮帮子酸疼腰杆直不起来才停;而记忆里的哭,也是豪迈的没个遮拦,一副哭倒长城的委屈架势,嚎啕不止。那时的人们,像吃起来甘冽爽脆的西瓜,总带有股子决绝的劲儿。
  而现在,房子虽然都修葺成新的了,但街道却愈发透露出一股暮气来。故乡终究是回不去的,仿佛只有在那段特定的时光里,那个地方才是我的故乡。
  阳光下的琥珀清莹秀澈,愿记忆中的故乡永远封存其中,在我彷徨无依的时候给我力量。(责任编辑 李满仓)


七局视界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解放路二段329号 邮政编码:610081
技术支持:中国水利水电第七工程局信息技术管理中心 新闻维护:中国水电七局新闻中心
推荐显示器分辨率:1440*900 IE7.0以上浏览器
版权所有©:中国水利水电第七工程局有限公司
[蜀ICP备05030917号]